基础占星:宫位解析之一宫(组图)

发布时间:2021-10-28 来源:新浪星座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文/达纳-格哈特(Dana Gerhardt)

翻译/甦鸿

达纳-格哈特照片

达纳-格哈特照片

在海岸边的悬崖上有一片房子依势而建,海天一色的景致美得令人窒息。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的人会有着怎样的人生?或者说,与出身于嘈杂混乱的南布朗克斯区公寓中的人相比,与出生在荒凉的澳大利亚内陆地区的人相比,他们的人生观会有怎样的差异?占星学认为,出生地会影响一个人的成长和人生。你出生的那一刻决定了本命行星进入的星座和度数。你出生的地点决定了行星进入相应的宫位。你因此拥有了自己的宇宙公民的身份,与同一时刻出生在世界其他角落的人完全不同。

地点坐标很重要。它会在你星盘的一宫做出强有力的自我陈述。在你出生时,如果你能够踏上医院的窗台眺望东方地平线上方的天空,你可以看到代表着你上升点的那团星云和天空,或称之为一宫宫头。一宫代表着你整体的生命力,你的身高、体重,你下巴的形状,你最初的期待,你与他人如何互动,你总体的生活态度。有人认为一宫是对人格、个性最详尽的描述。约翰-弗劳利(John Frawley)在《占星术实际应用》一书中将一宫称之为“星盘的扉页”,其中会列出所有后续宫位,并对其要点加以引述。一个人的出生环境是如何转化出所有这些含义的呢?

一宫具有全面性。想象一下,你在一个盒子里开始你的人生。随着你长大,你的身体会适应盒子的形状,变得弯腰驼背或者四四方方。你可能会很坚韧、愿意去满足他人,你极可能是内向而深藏不露的。你可能会喜欢在黑暗中工作。上升点象征着你进入的第一个心灵容器,当你离开子宫降生到这个世界,随着吸入的第一口气你会认识到,“我已经到了一个新地方。”一宫保留了最初的印象--你对世界的第一印象,世界对你的第一印象。

与国家、城镇、街道相比,家庭具有最强大的环境压力。对一个孩子来说,你的家就是你的世界。占星心理学学派将上升星座解读为一个人在初始环境中所扮演的角色。家庭系统理论认为每个孩子都会在家庭体系中选取一个特有的位置,更多的取决于家庭整体的需要,而不是出于孩子的本心。家庭动力学可能会要求长子成为自家的英雄,需要家里的老三成为替罪羊。上升巨蟹可能要成为家庭的守护者;上升处女总是一本正经;上升双鱼是家里迷迷糊糊的孩子;而上升射手就是逗人发笑的那一个。

最终,孩子们都离开了家,进入了更广阔的环境,迎来了新的压力和可能性。他们最初的那张网开始扩大,但是网的中心仍停留在原地。一宫的角色是一个持久不变的地点。无论你去到哪里,一宫都会影响你对事物的看法和你的本能反应。

这是关于人类的有用知识。如果我认为这个世界坚如磐石,每个人都应该攀援而上;而你认为这个世界如水般流淌,每个人都应该畅游其中;当我对你说,你的问题在于不够有雄心壮志,而你认为随波逐流会让我更快乐时,结果会怎样?你认为我们真的是在“沟通”吗?

我母亲和她的姐姐相互不说话好几年了。点燃这场战争的导火索早就熄灭不见了,而现在当她们谈起对方时,童年记忆的池水就会因不满和牢骚而泛起波澜。我发誓,她们所谈及的简直就是个陌生人,并非我所认识的那个女人。我妈妈对她上升天蝎座的姐姐的评价是“我的姐姐是个冷酷无情的人,她从来不想让我拥有任何东西,不想让我过得开心”,而我一直认为姨妈是个敏感、顽强,很有洞察力的人。我姨妈对她上升魔羯座妹妹的看法是“你妈妈被宠坏了,她总是家里的中心人物,能得到她想要的一切”,然而我经常听到妈妈哀叹钥匙挂在脖子上的童年有多么孤单。

你们认为她们在分享同一段过往吗?她们来自同一个家庭,但年龄相差七岁,沿着不同的地平线(上升星座),她们进入的是不同家庭关系网,在差异巨大的环境中长大。

我母亲的星盘中不仅上升位于魔羯座,位于水瓶座的土星也落在一宫。土星落在水瓶座的人会害怕自己无足轻重,会因自己不被注意而恐惧,会害怕自己被淹没在人群中。外祖母是在年纪很大的时候怀上的我妈妈。曾经有好几个月外祖母觉得自己得了肿瘤,而不是有个孩子在子宫里成长!我母亲很矮,比她的哥哥和姐姐都要矮一英尺多,这不能归咎于土星,但是我妈妈形而上学的思维模式确实一定程度上是由土星造成的。一位灵媒曾经指出我母亲今生的任务是“坚持不懈,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也是我妈妈经常念叨的一句话。

我母亲在一宫土星/魔羯座的世界里长大,周围都是成年人,充斥着孤独感。对童年大萧条时期的敏感进一步打磨了她的魔羯座滤镜。尽管我母亲雄心勃勃并且相当成功,但她仍然担心自己拥有的不够多。她一直都在想方设法赚钱并且推迟退休,她很担心自己变成推着购物车穿行于城镇的无家可归者。她仍然有目标,不断地制定计划,列出清单。所有这一切,好坏兼有,作为一种占星学所谓的业力,全都渗透到她女儿们的星盘中:我的星盘中月亮四分了土星,而我姐姐是个月魔羯。

我儿子出生的那一年,我的太阳回归镜像映射了我妈妈的第一宫,上升魔羯,土星在水瓶。那一年我体会到妈妈的处境;我发现自己比以往更能够设身处地与母亲共情了。我通过她的眼睛看待这个世界,作为一个新生儿的妈妈,我体会到我母亲的本命一宫所带来的辛酸、苦乐参半的感觉。

几年前我参加过一个占星师的聚会。话题转到了上升星座。“他是个上升天蝎,所以你最好小心点……哦,她上升在狮子座,那她当然是个戏精…”像这样的一概而论只不过是用占星学糊口的伎俩,但他们真的令我反感。除了聪明、有同情心、和相当的专业技术水平之外,一个好的占星师,必须把人当作活人来看待,要努力去发现星盘所描绘的那个人。如今流行把人简单化、标签化,把人当作物体来对待,但是在一个占星师的工作室里,人们应该被视作丰满的、活生生的、复杂的、有天赋的、完整的人。上升点就是开启这道门的钥匙。

上升星座是直通人们心灵的最隐秘而脆弱的入口之一。在一宫,每个孩子都曾是可塑性很强并且容易受影响的,在那里他们初次发现自己需要一张面具,于是就为自己制作了一张。下次当你阅读一张星盘的时候,可以尝试从深入解读一宫开始。

将自己沉浸到一宫的基本元素里,如天蝎座的水元素,狮子座的火元素。想象自己是一个被这种元素包裹着的孩子。调动你的直觉去把这个人的过往讲述出来。是什么曾经伤害了他们?什么让他们感觉到安全?他们曾怎样被激励?保持这种想象,直到他们上升星座的面具替代了你自己的。重现他们成长的过程。现在,通过他们的眼睛看到的世界是怎样的?从一宫看向对面的伴侣宫—七宫。他们会遇到什么类型的人?从一宫的位置感受他们在十宫会遭遇怎样的事业挑战?当你从一宫的角度完全体会了整个星盘,你会用更体恤的心态去尊重这张星盘的主人。

有些占星师相信,上升星座能够刻画出比太阳星座更真实、更私密透彻的个人肖像。 在同一星座的三十天周期内出生的人拥有相同的太阳星座--而上升点和每个人出生的时刻相关,所以会更精确地将这一群体的人区分开来。在太阳星座vs上升星座的争论中,我更请倾向于霍华德-萨司波塔斯(Howard Sasportas)的观点,上升星座引领我们奔向太阳星座所希望达成的自我。“上升星座更像是我们孵化的方式,但我们的太阳星座是我们最终长成的样子……太阳星座是我们存在的原因;上升星座是我们活出太阳星座的途径。”

一宫代表着自我发现之旅的起点。它是一个舒适的,早期的身份。它就像一件破旧的外套,更像是南交点,是你心理习惯和求生机制的缓存区,让你的生活能够继续,但最终会阻挠你。我注意到,那些在实现命运的过程中最失意沮丧的人往往是被他们一宫的那张无形的网限制住了。我对一位双子座朋友印象特别深,他在自己人生最重要的大事中,都将双子座活动--社交互动和对新想法的讨论--安排在节目单的首位。然而,他的上升天蝎座人格面具阻止他参与到社交聚会中去。他总会默默地站在一边观看,有所戒备的样子。我们曾经一起参加过很多研讨会(他的双子座特质不允许错过聚会),无一例外,每次聚会第一次茶歇时我都会发现他进入了天蝎座的防御状态。他总是又生气又怀疑。“演讲的人过度施展魅力,都显得虚伪了,他在操作观众,”他皱着眉说道。

然后是保罗的例子。保罗用他的车载电话打给我;有点言辞闪烁。“我看到了你的照片感觉你能够帮助我,我一直都能对人产生心电感应……现在我需要集中精力…目标…我不知道…我站在十字路口我刚结束了一段情感关系…我也许应该提升一下我作为治疗师的技能…我也涉足艺术领域。”我没有从谈话内容来猜测对方星盘的习惯(不过这个游戏确实更有趣),但当我看到保罗的星盘时一点都不意外。保罗正是在用落在天秤座上升点的海王星直接说话。

在开始给保罗做咨询之前,我思考着他的星盘以及他想从解读中或得些什么。你应该给一个海王星合上升点的人设定“重点”和目标吗?你能吗?或者说你能迅速移动天宫用冥王星或土星来替换海王星吗?我从他的上升点入手。我看到了迷雾。我在迷雾中沉思。当你穿行于迷雾中时能够关注到距离有多远吗?你能看到前面的目的地吗?不能。你唯一能看到的只有眼前的手而已。当你驾车穿过迷雾时必须要缓慢而行,要注意的是附近的情况而不是远处有什么。你几乎需要凭借第六感来感知雾气笼罩下的一切。我能为面对抉择的保罗提供的最大帮助,就是帮他培养这种能力。

我发现保罗是一个聪明、有创造力、有同情心的男人。当他讲述自己在家里如何长大时,我理解了为什么年幼的保罗需要凭借天秤座海王星变色龙般的能力来平衡并融入家庭。为了活下去,他能够变成任何人需要他成为的样子。当然,必须以太阳与与冥王星合相的保罗,那个真诚、热烈、富有创造力的保罗作为偿付代价。当他每一次脱离当下,他所渴望的未来就离他更遥远。

保罗想要讨论几个选择--回到学校,或者追随一位导师,或者搬到国内其他地方居住。而我想谈的是他的当下。我问他,如果他看重的是自己在哪里,按照目前的感受做出选择,无论是回到学校或从事艺术,住在这个地方还是搬到国内其他城市,他是否有信心达成自己一直渴望的目标?他的声音有点退缩:“是的…当我内心平静下来的时候……我知道我能行。”在剩下的解读中,我们讨论了他刚刚结束的那段情感关系。尽管痛苦,保罗也能意识到,对双方而言结束是最好的结果。他的星盘也做出了同样结论。

两周之后,我接到了保罗手机打来的另一通电话。他的声音更轻柔了,还是断断续续。他给自己的前女友打了电话,她已经和其他男人同居了。他恳求前女友和他去度假,重回当初他们堕入爱河的梦幻之地。“她说她会给我回电话…她很困惑…她不想伤害我…她不知所措。”保罗再次迷失在雾气中了。他回避了当下的感受(因孤独而感到痛苦),沉浸到海王星面具的缥缈虚幻之中。

这为我们提出了一宫的关键问题:如何防止早期的心灵容器变成自己的监狱?荣格分析心理学家詹姆斯-希尔曼(James Hillman)曾经说过,“你必须不断抛弃(之前的)人生,投入到扑面而来的(新)生活之中。”这就是你出生时出现在东方地平线上的星云所携带的信息密码。从一出生,你就验证了密码的真实性:你必须离开子宫才能进入新生活的怀抱。这是进化的自然法则。明白这一点是掌握一宫要义的关键。

占星师戴恩-鲁迪(Dane Rudhyar)在论述一宫时强调,必须将自己从早期影响中分离出来,即与孕育了你的个人、社会和文化条件做切割。一宫的任务是让你不断获得新生,意味着要不断地脱离,不断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自豪。鲁迪所说的,你的“与众不同”并不等同于顾影自怜地与人疏远(“没有人懂我”)。更确切地说是接受自己独特的天赋。在更深刻的心理层面上,我们会认识到大家都一样,相互关联并相互依赖。然而,同样需要每一个人的付出,集体才能完成最具有创造性、最富有成效的工作。当你能够拥抱自己个性时,就会更接近活出自己的命运。你有能力调动更多内部资源。你更接近那个真实的自我形态。

你的上升星座并不是你的个人目标,它更像是达成目标的手段。它更多指向人格面具而不是真实的个人,是你在现实里表达自己心灵的方式。更准确地说,这个面具是在不断加工成型,这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会持续一生。把你的上升星座视为一个可调节的,有弹性的面罩,可以随着你的成长拉伸并重塑。想象一下你一宫的星座和行星,是你可以摘下和研究的面具。把面具放在你面前的桌子上。它看起来怎么样?它流露出怎样的神情?戴上这个面具的人会怎样招摇过市?

注意,这个面具是用柔韧的材料制成的。你会让它的表情有何变化?如果不把整个面具拆开重组成一个不同的上升星座,你要如何重新设计这个人格面具来使自己获得更多想要的东西?选取上升星座、上升星座的守护星以及一宫中所落行星所拥有的最美好品质,用它们把你的面具装饰一新。现在,与你之前放在桌子上的面具相比,它看起来有什么不同?它是否更能凸显出你的独一无二?

当次限行星和行运行星行经你的一宫时,你都在有意无意地做这件事。天体运行逻辑要求这些行星先经过十二宫。十二宫是代表结束的宫位。在行经十二宫时,旧有方式消解掉了。当行星行运进入一宫时,你已经被清空,可以吸入新鲜的精神能量并更新你的面具。

我用当代占星的“字母表”系统来学习占星学,这个教学体系中,白羊座、火星和第一宫同属第一个占星学字母。火星自然成为一宫的守护星。当行运行星进入一宫时,我们会感受到它感染了火星的自发性、冲动性、能量十足并充满自信。当代占星学敦促我们此时要采取主动,积极投身其中,创造新的机会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开始会让人觉得有点迷糊,我所学习的古典占星学把土星定义为一宫的守护星。如约翰-弗劳利指出,土星掌管入口和边界,没有什么边界比上升点更强大了,它定义出什么是生,什么是死。

火星符合一宫想要开始的迫切性,而土星描述的是一宫的基本任务。土星掌管形式。行运经过一宫的时候我们都会重塑--我们自身和我们眼中的世界。土星在一宫中既掌管分离也掌管社会--两种相互抵触的力量-或彼此勾结的力量。我们在一宫与世界相遇,在一宫的压力下,我们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古典占星师认为落在一宫的水星也是尊贵的。可想而知,水星很“享受”待在一宫,因为我们在一宫中重新定义自己,我们也会重新刻画周围的一切。我们在做水星的工作:我们说出自己所见,我们讲述出故事。

行星行运在一宫的过程中,我们有机会彻底改造自我形象,重新调整对周围环境的态度。我最近和朱丽叶交谈过。她的太阳正行运在她的一宫。虽然占星师们并不太经常涉及太阳行运,但我发现太阳每年环绕星盘的运行很有意义。它标志出我们每个人的四季,太阳进入某一宫,该宫事务在当月就会变得很重要。朱丽叶对占星学一无所知,但当我给她解释了太阳在一宫的含义时,她笑着点头。“原来如此!”

儿童时代的朱丽叶牙齿参差不齐。牙齿的缺陷让她很没有安全感,微笑的时候小心翼翼,不敢大笑。可能因为拮据或者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她的妈妈从未带她去看过牙齿矫正医生。“我妈妈总是说我看上去挺好,但我知道并非如此。”今年,当太阳进入朱丽叶的一宫,这个45岁的女人自己预约了牙医。她终于要让自己的牙齿变得整齐起来。这个生理上的改变宣告着她与过去的切割,一个更亮丽,更自信的人格诞生了。你也可以对行经你一宫的行星善加利用!

注释:

1、约翰-弗劳利,《占星术实际应用》,(伦敦:学徒图书,2002)第154页

2、 霍华德-萨司波塔斯,《人生的十二个面向》(英国威灵伯勒:水瓶出版社,1985)第40页

3、自卡洛琳-迈斯(Carolyn Myss)的《神圣的合同》(纽约:和谐图书,2001)第2页

4、戴恩-鲁迪,《占星宫位》(纽约:道布尔戴出版社,1972),第58-59页

5、 约翰-弗劳利,同上,第15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