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巨星!袁隆平:"我有两个梦想……"

发布时间:2021-05-22 来源:e公司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杂交水稻之父走了。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袁隆平,因多器官功能衰竭,于2021年5月22日13时07分在长沙逝世,享年91岁。

袁隆平是我国研究与发展杂交水稻的开创者,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地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科学家。

两年前,跟杂交水稻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袁隆平曾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他有两个梦想:一个是禾下乘凉梦,这个梦想逐步接近实现;一个是杂交稻覆盖全球梦,正在推广途中。

如今,梦想犹在前路高悬,追逐梦想的老人却已经离开。

梦想生根

袁隆平曾自述:新中国成立之前,中华大地上到处灾荒战乱,人民生活颠沛流离,少年时我就被迫从一个城市辗转到另一个城市,虽然少不更事,但每当看到沿路举家逃难、面如菜色的同胞,看到荒芜的田野和满目疮痍的土地,我的内心总会泛起一阵阵痛楚。

报考大学时,袁隆平就对父母说,我要学农。母亲听了,吓一跳,说,傻孩子,学农多苦啊,你以为好玩儿呢?但袁隆平是真正爱上了农业,死活要学,还摆出大道理:吃饭可是天下第一桩大事,没有饭吃,人类怎么生存?

最后,父母尊重了袁隆平的选择。1949年,新中国成立。19岁的袁隆平带着儿时的那颗在心中播下的种子报考了重庆湘辉学院农学系。从重庆湘辉学院毕业后,23岁的袁隆平被分配到湖南省洪江市安江镇的安江农学院任教。

1959年,随着环境的变化,袁隆平开始意识到,要吃饱饭首先要关注主要粮食作物。于是,他将所有的热情投入到了水稻研究。

1961年7月的一天,袁隆平到安江农校的试验田选种。突然,袁隆平发现了一株“鹤立鸡群”的稻株。穗大,颗粒饱满。

袁隆平随手挑了一穗,竟有230粒之多!当时他以为,选到了优良品种,岂不是可以增产无数粮食?

第二年春天,袁隆平把种子播下,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一眼望去,高的高,矮的矮,没有一株赶得上最初的那株水稻。

袁隆平不甘心,开始反复琢磨其中的奥秘,研究那一片试验田的稻株比例,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水稻是有杂交优势的,那株鹤立鸡群的水稻,就是天然的杂交水稻。

既然天然杂交稻具有这样强的优势,那么人工杂交稻,也一定有优势。当时,遗传学理论一直否定自花授粉作物有杂交优势。

袁隆平对此理论提出质疑。随后,袁隆平又拜访专家,翻找资料,最终得出结论,既然自然界存在杂交稻,那么人工杂交水稻也一定可以利用。而要想利用这一优势,首先需要找到“天然的雄性不育水稻”。

超级水稻“野败”

1966年,袁隆平在《科学通报》上发表论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正式提出了通过培育水稻“三系”(即雄性不育系、雄性不育保持系、雄性不育恢复系),以“三系”配套的方法来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设想与思路,由此拉开我国杂交水稻研究的序幕。

不久,袁隆平、李必湖、尹华奇三人组成的黔阳地区农校水稻不育科研小组正式成立。

1968年春天,袁隆平开始第一次大田试验,栽下了700多棵不育水稻,并悉心照料,细致观察。然而,一场大雨过后,发现这700多棵不育水稻被人毁坏,之前的努力化为泡影。

随后,袁隆平在试验田旁边的废井中找到5棵残存的秧苗,继续他的实验。通过雄性不育株与近千个品种和材料进行3000多次杂交测试,但结果仍不尽如人意。

1970年,袁隆平研究小组在海南找到了一株雄蕊没有花粉的水稻,袁隆平将其命名为“野败”。经过两年实验,利用“野败”转育,杂交水稻实验终于获得重大进展,雄性不育性可以百分之百遗传了。

“野败”的发现对杂交水稻研究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更是杂交水稻“三系”配套成功的突破口。1973年,袁隆平协作组历尽千辛万苦才通过测交找到恢复系,攻克“三系”配套难关,才有了新中国第一代杂交水稻。

两年后的1974年秋,从湖南到广西杂交水稻的喜讯频传。普通水稻亩产只有200多公斤,而袁隆平的杂交水稻最高的超过650公斤。通过杂交水稻的研发成功,”中国人终于把饭碗牢牢端在了自己手中“,袁隆平说。

两个梦想

2019年,袁隆平步入鲐背之年,但与杂交水稻打交道近60年的他对年龄不以为意,依然充满激情,为着自己的梦想奔忙。

袁隆平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不能也不想停下来,我还有两个梦想要实现,一个是禾下乘凉梦;一个是杂交稻覆盖全球梦。”

袁隆平带领团队开展超级杂交稻攻关,分别于2000年、2004年、2011年、2014年实现了大面积示范每公顷10.5吨、12吨、13.5吨、15吨的目标。最新育成的第三代杂交稻叁优一号,2020年作双季晚稻种植平均亩产达911.7公斤,加上第二代杂交早稻亩产619.06公斤,全年亩产达1530.76公斤,实现了周年亩产稻谷3000斤的攻关目标。

按照袁隆平团队的研发攻关进度,”禾下乘凉梦“已经触手可及。

与此同时,“发展杂交水稻,造福世界人民”是袁隆平毕生的追求。为了实现这一宏愿,他长期致力于促进杂交水稻走向世界。目前,杂交水稻已在印度、孟加拉、印度尼西亚、越南、菲律宾、美国、巴西、马达加斯加等国大面积种植,年种植面积达800万公顷,平均每公顷产量比当地优良品种高出2吨左右。

在杂交水稻领域一生“追梦”的袁隆平屡获殊荣,1981年获得国家发明特等奖,2001年获得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14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2018年获“改革先锋”称号,2019年被授予“共和国勋章”。他还相继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学奖”等二十余项国内国际大奖。

袁嗲嗲,前路有梦,一路走好

因为工作原因,2008年和2019年,笔者曾两次采访袁隆平,当噩耗传来,不敢相信那个朴实、幽默、亲善的老人就这样突然离开了。

2008年,在湖南车展上,笔者偶遇来车展看车的袁隆平一家人。

像在电视,报端看到的形象一样,袁隆平穿一件普通灰格白色T恤、深灰色西裤,晒得黝黑的脸,因为长期在实验田劳作而微微佝偻的腰板。

但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却比任何明星、名车还要夺目。不断有市民认出了袁隆平,热情地招呼着要和老人合影。袁隆平微笑着一一回应,合影的要求也毫不犹豫全部满足。

有精明的车商看到袁隆平如此平易近人,就请他在看中的车旁边,拍一张照片,让老人充当了一回“车模”。

袁隆平亲和的性格早在坊间传诵,合影、题字等此类要求往往来者不拒,长沙人民也亲切喊袁隆平为“袁嗲嗲”。

值得一提的是,袁隆平自己是一个车迷,跑到奔驰的展台,左瞧右瞧,后来照片传出去,成了袁隆平自己要买豪车。后面因此在全社会形成“仇富不仇袁隆平”的大讨论。

其实,袁隆平本次是为老伴挑选座驾,老伴属意的对象是紧凑型的两厢车,袁老那时候开的是一辆十几万的车,也是为了下地方便。

袁隆平说,以前下田是骑自行车,后来是开摩托车,现在条件好了,开车了,就是为了工作,“坐奔驰、宝马车,耀武扬威有什么意思?”

2019年,袁隆平90岁的高龄出任种业公司子公司实职董事长。为什么呢?是为了梦想,老人要与时间赛跑。

“我的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需要国家政策的推进,也需要企业资金的支持。”袁隆平跟笔者说。

记忆中,那天出席活动的袁隆平院士,跟十多年前一样,依然是朴素的格子衬衣,灰白西装。工作人员要递给他演讲稿,他一摆手拒绝,说起杂交水稻,如数家珍;讲话结束后,工作人员要搀他下台,他连说“不用”,三两步走下台,走路带风。

袁隆平看上去还是一刻都不愿停下来,他说,他是做研究的人,要经常动脑筋,自己最怕痴呆。

笔者听着老人再度说起他的那个毕生难忘的梦,“我梦见水稻长得有高粱那么高,穗子像扫把那么长,颗粒像花生那么大,而我和助手坐在稻穗下面乘凉。”

说完,袁隆平微笑着:“有生之年,我应该能看到亩产1300公斤。”

推荐阅读: 91岁袁隆平逝世:稻田里的守望者和他的两个梦想

袁隆平是我国研究与发展杂交水稻的开创者,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地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科学家,被誉为“杂交水稻之父”。

他冲破经典遗传学观点的束缚,于1964年开始研究杂交水稻,成功选育了世界上第一个实用高产杂交水稻品种“南优2号”。

就在一周前,“超优千号”超级杂交水稻(第五期超级杂交稻)在崖州湾和三亚的两个示范点中分别收获了平均亩产926.5公斤和1004.83公斤的好成绩。而去年11月在湖南长沙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测产显示,第三代杂交水稻双季稻亩产实现了“1500公斤高产攻关”的目标,打破世界纪录。袁隆平兴奋地表示,“第三代杂交稻又是新的突破,平均亩产比现有高产杂交稻增产10%~20%。”

从亩产250公斤到1500公斤,袁隆平做到的,可不仅仅是“让中国人吃饱”这么简单。

他把水稻比作核武器,对手是饥饿,他赢了

“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5月22日13点07分在湖南长沙逝世,享年91岁。

岁月不留人,稻花香万年。袁老,走好。

他把水稻比作核武器,对手是饥饿,他赢了

(原标题:缅怀巨星!再忆袁隆平:“我有两个梦想……”)

(责任编辑:王文华_NF5982)